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超5万亿!年关清欠:督查组赴12省市督查,警惕信用风险层层传导

股市公司要闻 2019-12-01 10:19:44 评论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编者按:在中央层面力推清欠工作的消息发出之时,笔者迫不及待的转给了深陷困境中的亲戚朋友。因为亲见,因工程款多年追讨无果,亲戚朋友不得已卖掉个人房产清偿因工程垫资借下的银行贷款,这期间有层层传导的失信,还有衍生的系列个人、婚姻乃至子女教育等等问题,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不能置身事外,负面外溢。作为旁观者,我们也许只是关注一个宏观上的债务数据,但作为媒体,我们还应关注数字背后的微观个体,我们期待更好的社会信用环境。(周鹏峰)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侯潇怡

  编  辑丨周鹏峰

  年关将近,清欠进行时。

  近年来,中央层面持续加大力度开展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的工作(以下简称清欠工作)。尤其今年,清欠工作推动力度进一步增强。

  贵州省某地方财政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日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清欠工作实地督查,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住建部、审计署、国资委等部门领导带队组成6个督查组于11月中下旬赴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甘肃、宁夏、新疆等12个省市自治区督查清欠工作落实情况。

  据了解,此次督查重点,主要围绕各地区清欠工作落实、目标任务完成、政策落实、问题整改、企业投诉线索核实处理、奖惩措施落实、民营上市企业拖欠账款清偿等7个方面,重点督导“零清偿、零报告、不能完成全年任务、清偿计划未落实、瞒报漏报”的地方和拖欠主体抓好问题整改。

  北部某省地方财政人士告诉记者:

  “中央领导近日讲话也提到,一些地方工业、投资等指标增速下滑较快,发展动力减弱,财政收支和保障民生压力较大。今年春节较往年还早一些,在这一轮清欠工作中,确实有地方和企业压力较大,进展不顺利。但这一次多部委督查组实地督查力度也很大,对企业都是一对一交流。年关之前,应该会有更多进展。”

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超5万亿!年关清欠:督查组赴12省市督查,警惕信用风险层层传导

  年关将近,清欠进行时。-宋文辉 图

  清欠进行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清欠的目标主要为政府部门及国企拖欠的工程款和物资采购款。政府和国企拖欠款项并非新问题,此前每年年底备受关注的农民工讨薪问题亦与此密切相关。

  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室主任吴亚平表示:

  “拖欠不仅包括企业之间货款和资金的拖欠,也包括政府投资项目拖欠企业的工程款和货款。”

  “很多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产品市场有需求,自身经营也不错,如果政府或国企及时解决了欠款,小微企业将更具活力,因此清欠工作确实具有重要意义。”

  去年底以来,各地通过统筹财政资金、优化支出结构、盘活资产、发行专项债等多种方式陆续推进清欠工作。部分拖欠工程款也被认定为隐性债务,这部分拖欠款可以通过置换完成清欠。

  在今年年初2月25日国新办召开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资委、工信部以及财政部就喊话央企,力争在今年6月底前率先完成民企无分歧欠款清欠任务。

  据当时披露的数据,从摸排情况看,中央企业作为甲方,与民营企业在执行合同近700万份,金额超过10万亿元,共清理出逾期欠款1116亿元,占在执行合同金额的1.1%。中央企业清欠工作已按时完成阶段性目标任务。

  截至1月末,拖欠农民工工资8.2亿元已全部清零;拖欠民营企业账款已清偿839亿元,清欠进度75.2%。从2018年11月至2019年1月末近三个月,全国政府部门、大型国有企业共清偿民营企业账款超过1600亿元。

  从各地披露的数据看,今年清欠工作已取得明显进展。

  11月26日,贵阳市住建局发布消息,截至目前,贵阳市今年已清理支付拖欠农民工工资约1.54亿元,涉及3483人,清理拖欠工程款约4888万元。

  11月20日,青海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披露全省农民工工资清欠率达98%,其受理案件、拖欠金额、拖欠人数分别较2018年度下降50.7%、61.4%、60%。

  不过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21日在出席进一步做好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时表示,目前清欠工作进展总体顺利。同时也要看到,各地工作进展不平衡,存在的问题依然不少,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刘鹤在上述会议上强调,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不仅事关政府信用,更与经济增长、社会预期、就业民生密切相关,“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责任要落实。要强化督导检查,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加强跟踪评估,确保今年清欠任务全面完成”。

  层层传导的信用风险

  追根溯源。据某建筑类央企融资部人士介绍,一般工程项目是项目核算制。往往欠下游民企的资金主要是上游(城投、政府部门)的钱没到,单个项目往下付款存在压力,进而形成对民企的欠款,这也是民企索要欠款困难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更待关注的是,众多项目在层层转包、分包后形成的复杂欠款链条,以及潜在的信用风险层层传导。

  2019年中,一起在网络被热议的“张家口水幕电影”事件生动的反映了层层转包的畸形现状。

  6月24日,导演陈熙在互联网进行实名举报,称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斥资4000万元拍摄水幕电影,经过“层层转包”,他作为最终执行导演,10万元项目款多次被拖欠。该事件得到舆论、河北省委的重视,并由相关部门介入调查。

  从项目标书看,该“音乐喷泉水幕电影”项目标书总投资为3852万元,建设内容主要包括:城西河基础设施及观景台、音乐喷泉水幕电影设备采购和影视制作策划、动画策划、实景拍摄、剪辑合成等。该项目分为“江山万全影视制作服务”和“音乐喷泉水幕电影设备采购”两个标段,通过公开招投标,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标。

  陈熙举报的内容主要涉及江山万全影视制作项目。他称,该项目通过一位名叫严聚的商人落到武汉楚坤公司名下。该项目大部分采购被用于硬件设施,包括喷泉、灯光、音像、观景台、激光投影等。

  根据陈熙介绍,是由严聚找到了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用他们公司资质和政府签合同,资金从他们公司走,分出1280万用于影片拍摄。

  楚坤公司中标后委托严聚,以400万元的价格将影片拍摄转包给老乡方旖旎,后者又以220万元的价格转包给了北京博能时代国际会展有限公司的刘金涛。刘金涛留下50万元,将剩余项目款165万元转包给其学弟汪海洋。汪海洋又将这个项目以135万元的价格转包给了他的学弟李梁。李梁有一个小团队,做宣传片、展览展示等项目,因此项目,买了几台新电脑,招了几个新员工,签完合同即开工,陈熙是李梁团队里的导演。

  而陈熙作为这个长链条上的末端和实际执行者,经过层层分包、转包,所能拿到的导演费用仅为10万元,且被多次拖欠。

  虽然在帖子发出当天,汪海洋就支付了尾款,陈熙“讨薪”成功,但这种畸形层层分包模式所带来的问题远不止这一起。

  一位西南地区被欠薪的包工头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被欠薪的工程分为四个标段,四家公司分别分段中标后一并转包给某建筑公司项目经理,该项目经理又将其一并转包给无任何施工资质的何星(化名),何星又进一步将其中三标段分包给同样无任何施工资质的转包人,由该转包人将工程的钢筋工艺交给该包工头管理。因为层层拖欠,讨薪无门,该包工头不得不变卖家产,但仍亏欠农民工薪资数万元。

  许多案例均表明,一旦这种信用传导链条过长,信用风险就呈几何倍数增长。资质、流程、手续、合同等层层复杂隐患,令链条末端的小微、民营企业与个人都面临着更大的风险。

  欣慰的是,住建部今年颁布新版违法分包、转包等认定查处办法,严厉打击违法分包、转包。

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超5万亿!年关清欠:督查组赴12省市督查,警惕信用风险层层传导

  图/图虫

  5万亿应收账款下的信用隐忧

  需要正视的,还有高企的应收账款以及背后的“垫资传统”。

  Wind数据显示,A股上市公司(3734家)2019年三季报披露的应收账款总规模为5.55万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市公司三季报披露规模增加了0.78万亿,同比增长16.35%,应收账款规模保持了高速增长。

  以安防行业为例,近年来国内安防行业的快速发展为众多企业带来了机遇,但规模快速扩大也导致企业应收账款高企,引市场、投资人和监管普遍关注。

  对于安防行业来说,目前大部分大型项目都需要企业先垫资开工,即工程前期没有预付款,只是先得到甲方的一个承诺,这也是安防行业应付账款偏高的重要原因。从安防行业上市公司披露的应收账款情况可见一斑。

  即将在科创板上市的新秀当虹科技因应收账款大幅增长引来市场关注。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878.01万元、7133.43万元和13897.48万元,增长迅猛。

  对此,当虹科技招股书中解释称,公司客户结构中来自传统媒体、新媒体和公共安全类客户的收入占比较高,上述几类客户通常采用预算管理和集中采购制度,项目验收往往集中在下半年,甚至是第四季度,由于账期的存在,相应货款结算也集中在次年。

  安防龙头大华股份(002236,股吧)(002236.SZ)也难免高额应收账款的困扰。截至2018年底,大华股份应收账款超过百亿,坏账损失超3亿元。在2018年年报披露后,大华股份收到主管部门问询函,其回复问询表示,公司近年来致力于开拓智慧物联解决方案业务,该类业务项目建设周期长,大部分客户为分阶段或根据最终用户付款情况结算,回款周期较长,一般需3-5年,且安防行业客户多为政府机构及各大国有企业,受各地区政策、财政预算影响,回款相对较慢,随着公司解决方案收入的增加,应收账款余额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

  安防行业作为新兴行业应收账款亦存隐忧,传统建筑、工程、环保行业等行业应收账款问题近年则更有爆发之势。

  东方园林(002310,股吧)(002310.SZ)可称为典型代表,今年6月,上海新世纪(002280,股吧)资信针对东方园林及其相关债券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尽管对公司的评级仍然维持在AA+,但对公司信用评级展望则由“稳定”调整为“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东方园林在一个月内四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而就在两年前,东方园林无疑是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在PPP大行其道的2017年,东方园林合并口径下经营性现金净流入量为22.91亿元,同比增长86.48%。但随着PPP项目热度退潮,公司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经营性现金净流入仅为0.51亿元,2019年一季度更是净流出2.65亿元。

  应收账款回收困难就是重要原因之一。其2018年年报显示,应收账款为89.79亿元,在总资产中占比21.33%,应收账款主要为应收客户工程款,其中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应收账款中,期末账面余额中账龄在两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为80.23%。而从应收账款欠款人组成看,地方政府和地方政府色彩的实体是主力之一,投资者、东方园林、地方政府之间已经形成难解的“三角债”。

  经历过政策和市场波动后的企业,对应收账款能否回款也更加谨慎。一家经营智慧城市相关业务的企业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应收账款主要为各地地方政府和平台公司,但目前情况是,应收账款回收周期会偏长,但失信基本不会发生。为尽量减少风险,他们主要与有充足财政预算的地方政府合作,以确保能够回款。

  某PPP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今年以来,对于诸如东方园林应收账款汇款困难的公司,地方债新规和政府加大清欠工作都对其形成利好。不少公司也反馈回款加速,现金流有所改善。整体来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根源还是要支持实体经济,规范地方债。地方政府与企业都要做好风控,量力而行,大方向纠正过来,传导到各级链条的风险自然会降低。

  21君

  对此你怎么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评论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