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安科技上市三年或17亿易主 清华系社会化处置资产成改革样本

股市公司要闻 2019-12-02 09:12:00 评论

长江财经新闻——长江财经新闻记者沈有容从北京报道

清华系(清华大学资产系,简称清华系)正在加快校企改革步伐,形成社会化资产处置的改革样本。

11月24日晚,长安科技(300523,古坝)(300523。清华控股的a股公司SZ宣布,控股股东青空风险投资计划通过公开招标转让其所持有的公司434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68%。交易完成后,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

此次控股权转让几乎没有门槛,转让价格也没有明显溢价。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估计,此次控股权转让的总交易价格约为17亿元。

与近年来大多数上市公司转让其控股权的原因不同,清华正在转让其控股权,既不是“卖壳”,也不是寻求财务救助,而是回应校企改革。

清华系拥有巨大的资产。它有三大资本和业务平台,即紫光部、同方部和蒂奇部。拥有近10家上市公司,包括同方公司(600100股)、诚志公司(000990股)、紫光公司(000938股)和长安科技。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自今年以来,清华大学一直在加紧规划上市公司所有权的变更。到目前为止,有很多启发性的环境(000826,古坝),成志股,同方股等。被宣布为控股股东并面临所有权变更的公司。

11月27日,华钟毅证券公司的分析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在校企改革的背景下,高校上市公司正计划陆续更换所有者,清华部门正在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来实施。这种社会化方法为校企改革提供了一个范例。

《长江商报》的记者发现,并非清华的所有上市公司都表现良好。经过两年的快速增长,今年前三季度,长安科技的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仅为人民币1.9353亿元,同比下降75.36%。此外,今年前三季度,教化环境和诚志股份净利润下降近50%,而同方股份去年亏损38亿元。

公开征集18.68%的股份要约持有人

仅在登陆a股市场三年后,长安科技就面临着所有权的变化。

根据陈安科技披露的股权转让公告,公司青空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空风险投资)控股股东计划通过公开招标和转让协议转让其占公司总股本18.68%的4346万股股份。转让价格不得低于提示性公告日(2019年11月25日)前30个交易日的日加权平均价格算术平均值与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值中的较高者。公告称,此次公开招标和转让的实施可能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11月25日,陈安科技以每股38.83元收盘,此前30个交易日的日均价格约为每股40元。根据这一粗略计算,公司所有者的股权转让总价约为17.4亿元。

陈安科技的控股股东是清华大学的青空风险投资公司,持有该公司18.68%的股份。青空风险投资控股股东清华控股(Tsinghua Holding)直接持有陈安科技8.16%的股份,双方均持有公司26.84%的股份,该公司为控股股东,清华大学为实际控制人。

陈安科技是清华大学公安学院唯一的成果转化单位。成立于2005年11月21日,于2016年7月26日进入首次公开发行市场,在创业板上市。目前,公司已发展成为国内公共安全和应急行业的龙头企业。

陈安科技通过公开征求受让方对股权变更的计划,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主要原因是总成交价超过17亿元是对受让人实力的考验。虽然公司的转让没有门槛,但总交易价格是一个无形的门槛,需要受让方有很大的实力。

从长安科技目前的股东结构来看,轩辕集团工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轩辕集团)无疑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目前,轩辕集团直接持有公司12.05%的股权,薛兴义持有公司0.71%的股权,薛兴义是轩辕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持有轩辕集团25.13%的股权。上海瑞威铁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瑞威)持有公司6.27%的股权,薛海鹏是上海瑞威的执行董事,也持有上海瑞威60%的股权。薛兴义和薛海鹏是伯侄关系人。这表明薛兴义和薛海鹏的叔叔直接和间接持有陈安科技19.03%的股份。

清华风险投资公开征集了中标者18.68%的股份。收购后,其持股比例低于薛兴义和薛海鹏叔叔的总持股比例。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晋升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已经有五家公司计划更换所有者。

事实上,安辰科技并不是唯一一家。自今年以来,清华一直在加紧计划转让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清华系是中国大学本部最大的系。它有三大资本和业务平台:紫光部、同方部和蒂奇部。其主要上市公司包括紫光国威(002049,古坝)、紫光公司、紫光大学(000526,古坝)、同方公司、诚志公司、长安科技、蒂奇环境、蒂奇古汉(000590,古坝)等8家a股公司。

根据财政部和教育部发布的改革计划,清华大学作为全国第一批试点大学,校企改革不仅规模大,而且速度很快。

《长江商报》的记者发现,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清华大学一直在加紧规划上市公司所有权的变更。

今年8月30日,成志股份宣布,公司控股股东成志科龙计划将其3.54%的股权免费转让给公司间接控股股东清华控股。成志科龙是清华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此时,清华控股正计划转让诚志分公司的财务控制权。股权转让完成后,诚志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可能会发生变化。

11月10日,齐家涵发布了股权变更通知。公告称,河北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雄安管委会”)和中国雄安集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安基金”)(两人是同一行为体)将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方式共持有2.24亿股(占蒂奇控股总股本的26.45%)。如果交易顺利进行,上述受让方和清华控股持有蒂奇控股相同数量的股份。届时,蒂奇控股将转变为没有实际控制人的状态,蒂奇·古汉也将没有实际控制人。

仅仅过了一天,教化环境发布了一个类似于古代中国教化的公告。公告称,清华控股将其在蒂奇控股14%的股权转让给了熊安基金,而熊安管理委员会将其资本增加到了蒂奇控股。交易完成后,清华控股与熊安方的股份总数相同,均持有蒂奇控股26.45%的股份。蒂奇环境也将成为一个非真实的控制器。

11月22日,同方证券交易所宣布清华控股与CNNC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补充协议,调整此前协议中约定的转让价格。调整后价格为63.98亿元。今年4月3日,清华控股计划将同方的6.22亿股股份转让给CNNC资本,占公司总股本的21%,总价为70亿元。如果转让完成,CNNC将成为其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21%。

包括11月24日,长安科技披露了股权转让公告。仅在三个月内,清华就推动了其五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变动,其中大多数公司失去了控制权。

此外,早在去年10月,清华控股就计划将紫光集团36%的股份转让给深圳投资控制公司。此前,清华控股曾计划分别向HSR新城和海南联合转让紫光集团30%和6%的股份。如果转让完成,清华控股将失去紫光集团、紫光国威、紫光雪达等上市公司的控股权。然而,今年8月,股份转让被终止。

许多公司没有输血能力。

高校资产回馈高校的能力较弱,因此高校应该集中精力办学,或者这一轮校企改革的原因和目的。

事实上,清华系作为高校国有企业改革的先锋,自2015年10月以来一直在规划学校和企业的改革。同年10月14日,紫光国威和同方股份透露,清华控股计划对其集成电路产业和其他运营资产进行战略重组和产业布局调整。

清华是第一个对集成电路产业等经营资产进行战略性重组的企业,两次未能转让紫光集团的股权,这可能与芯片产业的发展有关。紫光集团是中国重要的芯片平台。也许,在清华大学科研技术的帮助下,把它留在清华更有利于它的发展。

事实上,紫光集团的紫光股份和紫光国威的财务业绩并不差。去年和今年前三季度,自广国威实现营业收入24.58亿元和24.89亿元,净利润3.48亿元和3.65亿元,同比增长两位数。今年前三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超过了去年。全盛期更有利可图。同期营业收入483.06亿元,净利润379.55亿元,分别为17.04亿元和12.42亿元。

然而,两家公司都需要持续输血。自上市以来,紫光股份的股权融资已达225.55亿元。

清华是其他公司的子公司。去年,同方亏损38.8亿元,流动资产负债率为67.20%。今年前三季度,诚志股份和陶冶环境净利润同比下降近50%,而长安科技净利润同比下降75.36%。一度备受关注的中国股票借贷公司Unisplendour大学如今已成为空壳股票。蒂奇·古汉是一家制药企业。其主要产品有“古汉养生精华”系列产品、保健饮料、保健品、中成药等。它主要依靠拳头产品——古汉养生精华,但产品老化现象严重。

总而言之,清华是一家上市公司,基本上没有能力给清华大学输血。

评论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