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控光伏与金宇控股起纷争 光伏产业能否救金宇车城

股市公司要闻 2019-03-28 18:56:56 评论

新浪财经讯 3月14日,金宇车城发布《关于收到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的提示性公告》,并于15日复牌,邀约收购方为公司大股东北控光伏。股价在复牌后两个交易日冲高后回落,近3个交易日未见股价出现较大波动,市场对于北控光伏控股金宇车城表现较为理性,21日收盘报收15.39元/股。

处心积虑拿下控制权 金宇控股突然发难

2018年12月28日金宇车城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过期失效,北控光伏通过定增成为金宇车城第一大股东的计划落空,3月13日,北控光伏通过设立的子公司福州北控禹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发起了要约收购,拟用3.42亿元的要约收购2266万股金宇车城的股份,占金宇车城总股本的17.74%,若此次要约收购成功,即使与南充国资联盟瓦解,北控系持股比例也将达到35.46%,稳坐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2017年,北京国资旗下的北控清洁能源刚刚完成在港股上市业务梳理后,马不停蹄进击A股,在一个月的时间快速拿下金宇车城15%的股份,在随后的时间里进一步将持股比例提升至17.72%,根据媒体估算上述股份购入花费不足5亿元。

随后,北控系与南充国资达成一致行动人协议,二者合计持股29.86%,成为了金宇车城的控股股东。趁热打铁,2017年12月,金宇车城发布定增预案,向北控系及南充国资进行定增,若定增成功,北控系将获得2240万股,北控系持股比例进一步提升至29.38%,北控系独自拿下实控人地位的心思不言而喻。

从定增预案失效到北控系提出要约收购,北控系与第一大股东金宇控股之间的利益分歧日渐明朗。金宇控股在2018年12月24提出的《关于重新表决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中表示,“金宇控股在 2017 年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的表决系因重大误解作出,并非真实的意思表示“,同时对定增完成后金宇控股将让出第一大股东的位置提出质疑,以及在提案中质疑北控光伏曾提出的相关市值承诺。虽事后北控光伏及南充国际发布澄清声明,但金宇控股与北控光伏之间的利益纷争就此公开。若无法处理好利益关系,未来即使北控获得实控人地位,若想要将关联资产置入上市公司,也会存在许多波折。

多年主营业务不明朗 净利在盈亏间徘徊

此番北控系来势汹汹,为何就盯上了金宇车城?这与金宇车城近年来业务低迷不堪有很大关系。

胡先成2002年入主金宇车城,但却没能让金宇车城的业务走上康庄大道。近十年的财务数据显示,金宇车城的营业收入大起大落,而净利润更是常年在盈利和亏损的边缘徘徊。除此之外主营业务定位不明朗,也是金宇车城难以在业绩上发力的主要原因。

北控光伏与金宇控股起纷争 光伏产业能否救金宇车城

早年间,金宇车城的主营业务在商品房销售和丝绸销售加工间徘徊,此消彼长,并没有在某一领域形成较为持续的增长趋势。2017年,北控系及其一致行动人强势控股金宇车城后,迅速将新能源电器设备、高压电机锅炉供热设备等与北控清洁能源集团相关联的业务向金宇车城上市公司体系内植入。金宇车城原本的业务体系也在快速的从金宇车城业务结构中消失。

北控光伏与金宇控股起纷争 光伏产业能否救金宇车城

两年两次重组未成功 北控光伏火速出击

在金宇车城的业务发展上,胡先成也曾试图有所突破。2015年底,金宇车城把目光投向了游戏行业,拟7个亿收购君游网络100%股权,并发布总募资额12.83亿的定增计划投资汽车和市场O2O平台建设等项目,彼时金宇车城拟定的定增价格是23.76元/股。但半个月后,金宇车城宣布终止重组计划。

2016年底,金宇车城再度发布重组计划,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13.2亿元的方式向安必平的持股股东收购其100%的股权,此方案引起了市场关于安必平借壳金宇车城的议论,也引来的深交所的问询。2017年4月,金宇车城发布公告,终止了重组安必平的计划。同时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也使得金宇车城迎来了保壳大考。

2017年10月13日,金宇车城披露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拟以现金支付的方式购买江苏智临电气科技有限公司55%股权,交易价格为3.83亿元。得益于智临电气并表,金宇车城扭亏为盈成功保壳。由于收购,金宇车城账面形成3.22亿元商誉,同时智临电气方承诺2017 年、2018 年、2019 年应实现的经审计扣非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 6000 万元、9000 万元和 12000 万元,2017年智临电气实现净利润6634万元。

子公司冠名北控 集团盈利仍然依赖补贴

2018年开始,金宇车城的业务被不断的打上北控系的烙印。2018年7月,金宇车城公告与天津云科科技合伙企业共同出资设立北控智能云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10月,江苏智临电气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江苏北控智临电气有限公司。

若北控系成功完成要约收购,下一步如何进行资产处置难以预测。但反观北控光伏资产,自2015年成立以来,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相对波动较大。2016年北控光伏营业收入高达11.3亿元,相对应的净利润仅680万元。除金宇车城外,北控光伏旗下还有54家附属企业,主要集中在从事光伏发电站的投资、开发、建设、营运及管理,光伏发电及风电相关业务。

北控光伏与金宇控股起纷争 光伏产业能否救金宇车城

以2017年度数据为例进行比较,从资产总量来说北控光伏占北控清洁能源集团的38.26%,净资产占11.78%,相较于较大的资产比重,北控光伏的营收能力对北控清洁能源的贡献较低,其2017年营收贡献率仅5.86%,净利润贡献率仅为3.17%,可见北控光伏盈利能力在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中较弱。

北控光伏与金宇控股起纷争 光伏产业能否救金宇车城

而对于间接控股北控光伏的北控清洁能源集团来说,虽然近年来利润不断走高,但从财务数据上观察,公司的业务依旧对政府补贴有着较大的依赖性。根据被控清洁能源近年来的披露的电价补贴数据显示,政府补贴是北控清洁能源净利润的主要来源,2017年政府电价补贴甚至高于其2017年净利润。无论是植入集团内部已有资产还是收购清洁能源产业相关企业,在脱离政府补贴后的盈利能力依旧堪忧。(公司观察 文/云谈)

北控光伏与金宇控股起纷争 光伏产业能否救金宇车城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评论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